来源: 时代周报(广州)


近年来,众多上市摩托车企业均面临主业不振,净利下降的窘境。农村市场不断下降,而“禁摩令”又让城市市场空间无法得到释放。

无奈之下,诸多企业纷纷选择转型抑或是转行,希望能走出一条多元化发展之路。

就此,时代周报在12月3日专访了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摩托分会秘书长李彬。

时代周报:目前我国摩托车产业的供求市场较之前相对全盛时期有什么变化?

李 彬:过去,80%-90%的摩托车市场集中在农村。但随着经济发展,很多微车、微面进入了农村市场,摩托车市场就开始受到挤压;另一方面,城市的休闲娱 乐、代步需求在增加,需求主要集中在高端大排量摩托车还有踏板摩托车。三年来,农村市场在下降,城市市场反而上升。事实上,摩托车现在每年产量有10%左 右的下降,但是踏板车和高端车型都在成倍增长,销售额和利润也都在上升。

时代周报:此种情况是如何导致的?

李彬:摩托车行业处在结构调整期,产品的附加值提升了,利润也就提高了。过去一台车卖三五千块钱,现在卖一台车三五万块钱,盈利空间当然也就大了。

时代周报:但从摩托车企业产销量和利润上升来看,摩托车行业还是处在一个比较低迷的阶段。

李彬:低迷期也好,我们叫产品结构调整期也好,其实对整个行业都是有好处。因为总量小了,但结构优化了。如果大家还是在农村市场做低成本竞争,每年产量非常大,但都赚不到钱,这样并没有意义。所以这种调整期,对于行业来说是必然的过程,是有利于行业的。

时代周报:创新能力低、同质化严重、低价竞争等是否目前我国摩托车企业面临的普遍问题?

李 彬:目前很多行业这样,只注重产量、追求批量,用低成本来赚钱。去年,中国摩托车整个行业利润25亿,但美国哈雷摩托去年的利润就达50亿,是中国所有摩 托车企业利润的两倍。事实上,我国摩托车产销量连续19年排名第一,但是利润非常低,出口的话平均每台车在500美金左右。哈雷一年出产二三十万台车,就 能赚到50亿,我们一年两三千万台,利润才是它的一半。但摩托车行业发展还存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城市摩托车的发展被限制了,高端摩托车市场就被限制了,这 样一来中国摩托车企业提升产品的附加值就会有很大的阻碍。

时代周报:也就是说各个城市的“禁限摩”对摩托车企业的发展非常不利?

李 彬:中国现在是全世界唯一限摩的国家。东南亚很多国家,摩托车还是主要交通工具,现在欧洲也在提倡摩托车出行。因为摩托车本身油耗低;占地小,停一辆小轿 车的地方能停三四辆摩托车;并且能减缓交通拥堵。这样并不是说摩托车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但它是城市交通的补充。所以说“禁限摩”完全阻碍了摩托车行业的 发展。

时代周报:整个行业的调整期加上国内的政策环境导致不少企业转型或跨行业发展,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李彬:我们国家现在 有200多个摩托车企业,美国就两三家,日本四家,欧洲也才十几家,中国这200多家会慢慢地优胜劣汰。在整个行业的转型期,企业也会转型,调整产品结构 和生产方式;还有的企业摩托车业务不行了,就干脆转行了。所以对摩托车企业来说,要投入做研发,发展自己独有的技术。不投入研发就会死,当然投入也不一定 能活得了,企业能力有大有小,行业也比较激烈,所以,有的就需要转型,有的就需要转行。

时代周报:部分摩托车企业转行,有的就去做汽车,有的做金融、做房地产,这个你认为怎么样?

 

李彬:如果摩托车业务做不好,那往上走的业务也基本上做不好。只能说你摩托车做好了,你再有那个实力去投资别的业务,像重庆摩托帮的一 些企业,他们做房地产是在企业最辉煌的时候就开始涉足了,是集团化发展,不是说等摩托车业务低迷了再去转行。你看,大多数企业都没放弃摩托车业务,这个业 务是它们形成现金流的一个很好的方式,只有资金积累多了才能很好地发展多元化。

时代周报:转型也好,多元化也好。你个人对摩托车企业有何建议?

李 彬:做企业要耐得住寂寞,踏踏实实地发展,练好内功,产品技术也得一点一点地提升。不是说转行就拿出几个亿把其他公司收购了,产品的经验是需要积累的。也 不是说今年资金好了就去做房地产了,明年又去做别的。最重要的还是练好内功,做到有实力了再结合自己的主业来发展相关行业。

 

2013年12月10日

李彬:摩托车企要“练好内功”

添加时间:

Powered by